1989年6月4日,在这一天黎明到来前的至暗时刻,历史古都北京城内,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有家国情怀的一批青年,在那里洒下了热血。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北京风波震撼了世界。

青年学生呼喊的要民主反腐败的口号声,如同一个幽灵,在华夏大地上游荡达三十年之久。那个春天里去过天安门广场的北京市民们不会忘记珍藏于心底的一份值得独享的的骄傲,如同1919年的5月4日。一个城市,两场运动,同样是为了科学民主,为了国家复兴。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前那次进京,用坦克把它名字前的四个字碾入长安街的下水道里,用子弹解决了追求思想解放的知识青年。当军人们被百姓街头怒骂成法西斯的那一刻起,这支人民的军队褪去了人民的属性。

一个对屠杀民众都无法承担责任的政府,它的政治底线已经突破,这使得它也不可能阻止全社会的道德底线不断下滑。三十年了,中国政府一直竭力转移人民的视听,以强大神奇的维稳手段熬过六四这个日子。背着历史包袱前行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它违背初心,违背民意。

四十年前,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政治变革和对外开放,极大地解放了中国人民的聪明才智,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可惜这一进程在进行了十年之后处于停滞,现在甚至出现倒退。对此,我们对中国的未来走向感到忧心忡忡。

每一个对真相的掩盖,都是对人民的辜负,每一次对言论的压制,都是对人民的背叛。我们生来热爱祖国的人民,眷恋这块故土。所以,我们有理由敦促中国政府去纠正自己曾经的错误,放开言论自由的渠道,还尊严于人民,还真相于大白。唯以宽容求和谐,以民主求法治,中华民族方有望屹立于现代文明的世界民族之林。

2019年6月

 

我要签名(瑞典语)

(作者: 比样 · 阿夫塞柳斯)

同所有的孩子一样我爱读童话
我爱读中国的童话故事
我喜欢其中的新奇和激奋
从中看到美丽画面
还传递出美味芳香
那些人名地名是如此动听
其中最美的名字
叫做天安门广场

接着我又去读中国的历史
了解各个朝代和帝王将相
还有思想家、哲学家和暴君
这些知识令我眼花缭乱
唤起我对精致的追求
当其它文化夭折,它可以得到提升
这种达到精致的象征
在天安门广场上

但是,进步在束缚中取得
大多数人处于贫困;
只有少数人受良好教育,举止优雅
这造成了巨大的对抗
在绅士和仆人之间
一个农民的儿子走在众人的前列
他发出誓言,胜利终有时日
那就是在天安门广场上

当太阳在中国升起
新的时代到来了
过去在一起的人都能去上学
人人平等相处
人人相互帮助
人民和领袖谈论着同样的未来
每年他们庆祝胜利
在天安门广场上

但时代又变回去了
很快人们恢复了老样子
因为年长的领导人脱离了群众
但年轻人学会了思考
讲演、阅读和写作
走出门去,提醒人们过去所有的承诺
然而,承诺被淹没在血泊之中
在天安门广场上

我坐下打开童话书本
如同单纯幼稚时代看书的样子
那时的公主都美丽,国王聪明而善良
我抬头仰望东方的星星
我发现它们黯然失色
我终于明白了,已经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它们去照亮
剩下的是冰冷的漆黑一片
在天安门广场上

题记:你不听父母的劝阻,从家中厕所的小窗跳出;你擎着旗帜倒下时,仅十七岁。我却活下来,已经三十六岁。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活人必须闭嘴,听坟墓诉说。给你写诗,我不配。你的十七岁超越所有的语言和人工的造物.

我活着
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臭名
我没有勇气和资格
捧着一束鲜花和一首诗
走到十七岁的微笑前
尽管我知道
十七岁没有任何抱怨

十七岁的年龄告诉我
生命朴素无华
如同一望无际的沙漠
不需要树不需要水
不需要花的点缀
就能承受太阳的肆虐

十七岁倒在道路上
道路从此消失
泥土中长眠的十七岁
象书一样安详
十七岁来到世界上
什么也不依恋
除了洁白无暇的年龄

十七岁停止呼吸时
奇迹般地没有绝望
子弹射穿了山脉
痉挛逼疯了海水
当所有的花,只有
一种颜色的时刻
十七岁没有绝望
不会绝望
你把未完成的爱
交给满头白发的母亲

那位曾经把你
反锁在家中的母亲
那位在五星红旗下
割断了家族的
高贵血缘的母亲
被你临终的眼神唤醒
她带着你的遗嘱
走遍所有的坟墓
每一次她就要倒下时
你都会用亡灵的气息
把她扶住
送她上路

超越了年龄
超越了死亡
十七岁
已经永恒

1991年6月1日深夜于北京, 刘晓波

Den himmelska fridens torg